泸州KTV招聘兼职模特(大哥大哥请回答)

迟迟拿不到劳务费,郑女士很郁闷 “真没想到被认识好几年的大哥给坑了!”近日,29岁的郑女士向本报投诉称,她于2018年9月24日和重庆奥创盛联展览有限公司合作,为其提供了20多位模特参与商演...

大哥大哥请回答,模特劳务费何时给

迟迟拿不到劳务费,郑女士很郁闷

“真没想到被认识好几年的大哥给坑了!”近日,29岁的郑女士向本报投诉称,她于2018年9月24日和重庆奥创盛联展览有限公司合作,为其提供了20多位模特参与商演,出于信任没有签合同,可对方却一直拖欠1.8万元的劳务费,至今只拿到4000元。

记者调查了解到,不少个人雇佣市场如婚礼庆典主持人、舞者等劳务雇佣关系普遍都不签合同,这会存在哪些风险?该怎样规避?

出于信任接下商演

昨日上午十点过,记者在杨家坪西城天街星巴克见到了29岁的郑女士。她在大学时就兼职做模特,毕业后她便把模特当成事业。

郑女士告诉记者,早在2013年她就给张先生的项目做过几场礼仪,张先生的一些同行需要模特偶尔也会介绍她去,这些年两人相处得很友好。2018年9月初,她接到张先生的电话,称其公司9月24日在泸州有一场活动,需要20多个模特,8个礼仪去商演,总的劳务费为1.8万元。

郑女士说,出于信任,她没讨价还价,没有让他缴定金,就连合同也没有签。

一直被拖欠劳务费

郑女士带队做完活动没有收到款,到2018年11月份,参与演出的模特找她要劳务费,她才去联系张先生询问打款事宜。

“当时他说公司资金困难,叫我等两个月,结果一推再推,直到今年五月底,补写了一个类似于欠条的协议。”记者从郑女士出示的协议中看到,双方约定费用分两次付清,首笔款9000元于6月30日支付,第二笔款的9000元于7月31日支付,落款是张先生的签名,并盖有公司公章。

郑女士告诉记者,直到7月1日她在一些网站发布消息后,张先生才于7月2日转来了1000元,于7月3日转了3000元,协议约定并未履行。

公司法人自称“受害者”

昨日,记者电话联系上张先生,他称自己有很多的项目没有收到款,因此他付不出款给其他人,郑女士的款会慢慢支付。

随后,记者又联系上与郑女士签合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傅先生。傅先生称,公司股份是张先生占最多,他在2016年下半年就退出了合作,只是有关部门做法人变更时手续没过完,因张先生一再拖延,导致自己仍然是公司法人。傅先生说,他之所以退出公司,是因为张先生的另一家公司有钱到账就被其转走,因此不敢与其合伙。

延伸

雇佣市场合作靠信任

记者调查了解到,不少个人雇佣市场如婚礼、庆典主持人、舞者等劳务雇佣关系普遍存在不签合同的情况。

从事婚庆布场的黄先生告诉记者,婚庆主持或者婚庆兼职等,双方基本上都不会签合同,一来大多是熟人介绍,不好开口提签合同,二来只做一天,签合同也麻烦。

谭先生做过多年的主持人,他告诉记者,无论是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合作关系,作为主持人一般都没签合同。另外活动或婚庆等雇佣的其他劳动者,一般都比较散,十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都有,也不可能一一签合同。

律师观点

应有契约观念

重庆捷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唐宏波律师认为,张先生不是公司法定代表人,却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,张先生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,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,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。另外,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所谓的已退股、退出公司,因没有办理备案登记,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。郑女士可以通过向劳动监察机构投诉该公司拖欠费用,或者申请劳动争议仲裁或者提起诉讼要求该公司支付工资。

另外,唐律师表示,受雇者在提供劳务过程中若没签订合同,存在一定维权风险。建议大家应形成契约观念,受雇者可自备一份简单的雇佣协议在事前签署。若不能签署书面协议,应通过短信、微信、电子邮件等方式,在事前确定雇佣双方主体等内容,以作为维权证据。 都市热报-厢遇记者 张春莲 摄影报道

  • 发表于 2022-09-23 10:51:39
  • 阅读 ( 2 )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
相关文章

相关问题